小米的日记家庭宴会

小米的日记家庭宴会

 乘其一时心迷,以取财物。今心火亢热,则清气不交于小肠,惟烈火之相迫,小肠有阳无阴,何能传化乎。

阴阳水火,既无偏胜之虞,自无走泄之患,何必用涩精之牡蛎、敛汗之瞿麦哉。幸肾火盛,而胃火尚未大旺,故但助肾以消食,不至发汗以亡阳。

少阳之木,非大木可比,曷禁汪洋之侵蚀乎,此胆之所以怯也。盖脾乃湿土,既无温暖之气,又受水谷,则湿以助湿,惟恐久留以害土,情愿速传之为快。

人见其痿弱不能起立,或用治痿之药,愈伤肺气,奚能起痿。此方神奇,方中尽是杀虫之味,用之于人参、白术之中,且以二味为君主之药。

人有饮吞鸩酒,白眼朝天,身发寒颤,忽忽不知,如大醉之状,心中明白,但不能语言,至眼闭即死。且其性又善走,下喉必升降于肠胃之上下,肠薄皮穿,人乃死矣。

我更受异人之传,尚有一方以治前病甚效,因并志之。然则欲胎气之永固,似宜泻火之有余矣。

Leave a Reply